好彩客

燕郊抵押贷款超主权数字货币会成功吗

  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在6月18日发布全球数字货币Libra白皮书后,关于Libra的争论就从未停息。

  不妨先看一下,Libra是什么?它是一种新型的跨国支付系统,但与苹果支付(Apple Pay)、贝宝旗下的移动支付Venmo、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单纯的支付系统不同——Libra是一种自己发行货币的支付体系。

  当然,Facebook也不会傻到自己发行货币,而是组成了一个由上百个成员组成的“联盟”共同发行货币。

  据澎湃新闻报道,当地时间7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4名议员联名向Facebook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等高管致函,要求Facebook立即中止开发数字货币Libra及数字钱包Calibra。发出联名信的4位议员均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有重要任职。

  同时,金融服务委员会及其下属小组委员会将参与7月17日举行的听证会,以确定Libra将如何运作,以及将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及其对消费者、投资者和美国金融系统的影响”。

  而众议院方面将提前一日(即7月16日),要求Facebook高管参加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名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考虑”的听证会。

  若能从上述两场听证会过关,Libra才能进一步发展。否则,就会停步于“白皮书”阶段。

  一方面,Libra可能成为跨国洗钱工具,考虑到这一隐患,G7中的会长国法国,已决定成立专管部门,负责预防Libra普及过程中造成的各种潜在问题。

  另一方面,Libra是否具有主权国家那样强大的信用,令人担心。Libra拥有基于FaceBook的27亿潜在客户,英国英格兰银行总裁卡尼(Kearney)表示,“仅这一点就足以称为金融系统上的隐患”。一旦Libra失去信用,就会遭到大量抛售,到时会对金融系统造成极大的伤害。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对Libra的评价是:“对于在亚洲国家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来说,它可能成为一种低成本的转账渠道。不过,便利性也往往伴随着风险。”

  在最近召开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指出:“对于Libra不应该掉以轻心,这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货币体系,甚至对未来的储备体系都将造成很大的冲击;不过,它现在也面临诸多问题,比如杠杆性问题、储备问题、集中管理体制和治理机制问题等。”

  Libra横空出世之际,币圈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自6月27日晚开始,被称之为“币圈第一资金盘”的Plustoken钱包已无法提现,疑似崩盘。

  相关资料显示,plustoken宣称自己是智能搬砖钱包、币圈余额宝,团队来自韩国。投资者存入100万元,复利一年就能赚到700万元。用户投资plustoken智能搬砖钱包,除保本外,每月还能获得10%~30%的收益,直接发展一名下线层的下线%。

  plustoken账户可分为“大户”“大咖”“大神”“创始”四个等级,每一级可获取额外返佣:大户可额外获得5%返佣,大咖为10%,大神则为15%,创始之类获得平台额外的月度分红和年底分红。

  借助区块链的热潮,燕郊抵押贷款plustoken钱包在过去1年多时间,席卷了全球100多个国家,用户数量超过了300万人。

  事实上,只要有基本的金融常识,就可以得出“plustoken是传销系统”的结论。

  据财经网报道,接到多位Plustoken投资者反馈,按目前的用户提币规模估算,这个币圈第一大资金盘项目的崩盘已成定局。

  报道指出:“与财经网联系的400多位Plustoken投资者无一提现成功。据一位投资者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4月26日,Plustoken的地址中就已经储存了价值约8.731亿美元的数字货币,折合人民币约60亿元,而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Plustoken的涉案金额或在200亿元。”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记者得到一位plustoken投资人提供的7月1日plustoken最新共识资讯录音,在录音中,plustoken项目方承认创始人陈子涵已被警方控制。”资料显示,陈子涵自称是PlusToken中国大陆市场盛世联盟社区领导人。

  比特币、天秤币存在巨大争议,尚未平息,与此同时,虚拟货币引发的各类乱象、骗局则愈演愈烈。

  除了Plustoken这个被业内称之为“一开始就设计好的跑路项目”外,币圈内各类传销盘、资金盘项目群魔乱舞的状况愈发明显。

  2019年4月23日,湖南省衡阳市公安局珠晖分局在其官方公众号上通报了区块链虚拟数字货币网络诈骗案“英雄链”的相关进展。

  通报中提到,2018年12月,珠晖公安分局接到多个报案人举报,称被“英雄链”(HEC)的区块链虚拟数字货币项目诈骗,被诈骗金额从数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据了解,“英雄链”是一起以虚拟数字货币为幌子的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3亿余元。目前,21名涉案嫌疑人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已到案15人,其中9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去年7月4日,新华社刊发专题文章:30多万人疯狂购买的“虚拟货币”竟是传销骗局——起底沃客理财。

  据了解,沃客理财是犯罪嫌疑人王良妙于2015年3月设立的网络理财平台,宣称经营“DEMWK新加坡外贸进出口公司”发行的虚拟货币CPM。参与投资者需有老会员推荐,缴费购买激活币成为会员,缴纳700元就可以成为一星会员,最高的六星会员需缴纳3.5万元。成为会员后,根据缴纳金额获得100至5000不等的K币,以购买虚拟货币CPM。

  最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良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其余30名犯罪嫌疑人分别被判处1年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此外,XMX、UUU、EKT等越来越多的空气币在疯狂地清洗着那些贪婪而又无知的头脑币圈骗局不胜枚举。

  应该看到,虽然中国已经叫停境内虚拟货币线上交易以及各类发币行为,但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海”(即原本设置在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走海外)后,仍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出现了以ICO、IFO、IEO等新名目发行的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并从大城市向三四线城市转移。

  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快速发展对法定货币系统带来的冲击,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已逐渐意识到唯有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才能从根本上保证法定货币的有效市场地位。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货币的祸害——货币史上不为人知的大事件》一书中的猜想正在变成现实——“连接买与卖两种行为的某种东西被称作货币,其千百年来以各种不同的物理形式出现——从石头、羽毛、烟叶、贝壳,到铜、白银、黄金,甚至到现在的纸币和分类账簿中记录的条目。谁知道未来的货币会演化成何种形式?会是计算机字节吗?”

  近日,有着“央行中的央行”之称的国际清算银行(BIS)总裁奥古斯丁?卡斯滕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BIS支持各国央行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卡斯滕斯认为,在Facebook宣布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之后,全球央行不得不提前发行数字货币:“许多央行都在进行着这项工作,我们也在努力支持他们。”

  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 6月2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IMF认为各国央行未来可能会发行数字货币。

  报告中提到,几个国家的央行正在考虑推出某种形式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如乌拉圭已经启动了CBDC试点项目,而巴哈马群岛、东加勒比货币联盟、瑞典和乌克兰“即将”测试各自的系统。还有一些央行也一直在研究CBDC对金融稳定、银行业结构、非银行金融机构进入以及货币政策传导的潜在影响。

  今年以来,英国、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日本等国的中央银行都先后建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机构,中国人民银行也传出了正在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试验的消息。一时间,“央行数字货币”成为业界焦点。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曾写有多篇论文,阐述他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看法。他给出的定义是,“央行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行、国家信用支撑,与法定纸币和硬币完全等价、完全法偿的数字货币。”

  由此可见,主权国家发行数字货币,与法币一样由国家信用背书,这才是数字货币的未来。

  央行数字货币(简称CDBC),就是中央银行货币的数字形式,但其有别于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持有的准备金和结算账户。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调查报告,货币主要可基于以下四个要素进行分类:1.是否由中央银行发行2.数字形式或物理形式3.使用范围4.是否为点对点。

  根据这套分类标准,央行数字货币被划分为三种类型:通用代币型、定向代币型与通用账户型。通用代币型央行数字货币可被广泛应用于日常商品买卖等交易活动中;定向代币型央行数字货币只对金融机构开放,且主要用于金融市场的定向支付与结算交易;通用账户型央行数字货币则是一种中央银行为所有代理人开设的通用账户。

  尽管这3种形式之间的差别较大,但它们都可以被称为央行数字货币。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很多优势。

  (2)改变第三方中介参与交易的传统方式,在彼此缺乏信任和没有金融中介介入的情况下,实现电子价值的等值交换。

  (3)为货币政策决策提供更好的参考,便于监管机构全面监测和评估金融风险。

  (4)增加经济活动的透明性,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作者:刘畅;图/全景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好彩客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联系地址: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